上新观察网读昌平《新观察》报,崇尚科学,反对邪教,关爱生命!     
您当前的位置:新观察 > 新观察百科 > 观察者 > 列表

11年的蜕变:从邪教信徒转变为反邪专家(一)

来源: 网络     编辑:栗子     时间: 2018-05-25 13:36:00     预览:
  Dr.JanjaLalich(贾妮亚·拉利奇)是世界顶级的反邪教专家。二十世纪七十年代,贾妮亚·拉利奇误入邪教组织长达11年之久。在邪教组织中,她接受残酷的劳动以及被不合常理的规矩束缚。后来,贾妮亚·拉利奇走出了邪教组织,全身心投入反邪教专业研究中。我们借助编译《加州新闻期刊》采访拉利奇教授的纪实文章——《11年的蜕变:从邪教信徒转变为反邪专家》,希望把她的这段传奇经历介绍给读者,给予大家一些启示。如果您或者身边的亲朋好友,和拉利奇教授有过类似经历,是否也能像她一样以一种更有益、更积极的方式来看待自身邪教信徒的经历,从而走出人生阴霾。
 
  目前,昌平《新观察》报纸拥有一支反邪教专家团队,贾妮亚·拉利奇教授也是其中一员。如果您有关于邪教方面专业知识的疑问以及其他方面的求助,可以通过邮箱cpxgcb@163.com,或者微信公众号“昌平新观察”提出,我们将及时联系国内外相关专家给予解答和帮助。
反邪教专家
 
  人物简介——
 
  Dr.JanjaLalich(贾妮亚·拉利奇)是加利福尼亚州州立大学社会学教授,拥有人类学学士学位和组织系统研究博士学位,2007年被学校授予专业成就奖。此外,她是影响和控制研究中心的创始人,主要研究邪教和极端组织,尤其擅长宗教团体、政治和社会运动、意识形态、社会组织等方面。拉利奇教授还是教育学、心理学、媒体和法律界的专家顾问。
 
  拉利奇教授是美国社会学协会、宗教社会学协会、宗教科学研究学会和太平洋社会学协会的会员。她是国际文化研究协会的执行顾问,并在其杂志编辑委员会从事宗教研究工作。拉利奇教授参加过很多国家和地方的电视和广播新闻节目,例如BBC、MeetthePress、NPR’sMorningEdition等。同时她是很多邪教类纪录片和邪教类节目的顾问。
 
  诗歌作品——
 
  认清邪教真面目
 
  1986年,刚离开邪教组织时,拉利奇教授写了一首诗表达她对邪教组织的憎恨:
 
  其实我只是想要一个更好的世界,想为之而奋斗努力,甚至付出自己的生命。
 
  但是他们却带走了我的灵魂,驱使我干一些违背意愿的事情,把我变成没有思想的东西。
 
  最糟糕的是,
 
  他们控制着我的一切——我的思想,我的情感,我的财产和我的挚爱。
 
  他们驱使我干一些违背意愿的事情,把我变成没有思想的东西。
 
  我快疯了,无法控制自己,失去了自我,无法自拔。
 
  更糟糕的是,
 
  我替邪教组织工作,也对别人做了同样的事情,控制着他人的思想,把他们变成没有思想的东西,驱使他们干一些违背意愿的事情。控制他们如同我被控制。
 
  贾妮亚·拉利奇说,她加入邪教组织的那段时间,她的生活与世隔绝。
 
  邪教组织控制了她的经济收入,切断了她与家人的一切联系,甚至要求她更换自己原来的名字。在邪教组织期间,拉利奇贡献了自己所有的财物,并担任监督侦查身边新加入邪教组织成员的任务。那时候,正好她的母亲病重,拉利奇想陪伴母亲度过生命最后一段时光,邪教组织却认为她“自私”,把她叫去训诫了一顿。她每天要为这个邪教组织工作17到18个小时。除了邪教组织的工作外,她不能有任何的消遣和爱好。
 
  拉利奇回忆说,那时只要她对组织产生质疑或者困惑,她就反复用邪教组织头目马琳·狄克逊(MarleneDixon)的教诲不断警醒自己。马琳·狄克逊拥有强大的、操纵性的、狡猾和迷人的性格,她很擅长用恐吓和侮辱等各种心理战术来控制人的思想。
 
  拉利奇说,“邪教组织告知我们,你们不同于‘常人’,不能用‘常人’的方式去思考,而得用邪教组织的那套思想体系去思考问题。这简直就是一种无形的精神虐待和思想控制。”
 
  过了一段时间,邪教组织成员就会习惯这些奇怪的行为和思维方式,而且他们会认为这些邪说都是理所当然的。
 
  拉利奇在这个组织里待了十一年。“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主流媒体都在报道这个运动组织是邪教。但是我们却认为他们的批评和否认是在破坏我们的组织,这是他们的阴谋。”拉利奇介绍道。
 
  直到1985年,拉利奇才意识到,她加入的是一个邪教组织,而不是一个进步的社会运动组织,于是她退出了该组织。后来她成为了加利福尼亚州州立大学社会系教授,世界顶级的反邪教专家,主要研究邪教行为学。拉利奇教授从邪教信徒转变为反邪教专家,这真是一段传奇的人生经历。
 
  拉利奇教授一头短发,身穿紧身休闲服,看起来是一位比较前卫的大学教授。
 
  有人说,从人的外表就能看出她是不是前邪教信徒。我觉得这种说法是不对的,拉利奇教授就是一个例外。
 
  拉利奇教授非常自信,并且很友好,每当谈起那段离奇的经历她总是侃侃而谈,从不避讳。她住在加利福尼亚州,房间放满了小摆设和书籍。当按响她家门铃时,她的狗就会汪汪直叫唤。房间的一个角落里堆放着她新出版的书——《有限选择》。
 
  在房间的另一个角落,拉利奇教授还堆放着她早期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的油画,这些艺术作品都裱了镜框。她介绍道,“这些油画是当时脱离邪教组织时,她唯一仅剩的财产。之前在邪教组织中,她被要求贡献出自己所有的财物。对于邪教组织这些荒谬的行为,人们都觉得非常惊讶,甚至觉得很可恶。”
 
  当脱离了这个邪教组织后,每当谈起这段经历,人们都会觉得很羞愧。他们怕别人说,你们怎么这么愚蠢,竟然会相信邪教组织,做出这样的选择?拉利奇教授说,“现实生活中,的确有很多人对我这段经历说三道四,并借此侮辱我。”
 
  拉利奇教授说,她希望通过她的工作,让大家了解是什么原因导致某些人追随查尔斯·曼森家族、吉姆琼斯人民圣殿教和大卫神教等臭名昭著的头目们,使得他们能得到大众的理解,从而洗刷之前的耻辱。这是一名前邪教信徒的理智做法。
 
  拉利奇出版了一本书,名叫《有限选择:真正的宗教信徒和魅惑的邪教信徒》。这本书不管是对深陷邪教组织,痛苦不堪的家庭,还是对研究邪教组织领域的学者们来说,都有指导性意义。
 
  美国家庭基金会(AFF)(国际膜拜团体研究会ICSA前身)、佛罗里达州邪教和心理操纵的信息交流中心的执行董事迈克尔·朗戈尼(MichaelLangone),认为拉利奇教授是邪教问题学术领域的领军人物,并表示,她的书在学术界受到了热烈欢迎和一致好评。
 
  在书中,拉利奇教授假设,邪教成员只是被洗脑后,有了一些简单的思想,这种思想不是根深蒂固的,他们做出选择只是在身处的环境下看似合理而已。
 
  “这些疯狂、精神脆弱的邪教信徒有一些最典型的特征,他们是一些容易被人牵着鼻子走的人,比较容易轻信他人;他们平日生活经常无所事事;或者他们是一些失去自我的人。这样说是有理论依据的。”拉利奇教授介绍道,“人们会说,我是不会加入邪教组织的,这事儿肯定不会发生在我身上,我比他们更聪明,我比他们更有见识。其实我之前加入的邪教组织,那里面的成员都非常聪明。不是加入邪教的人都有问题,大部分加入邪教的人都是健康的,并且接受过良好的教育,没有精神问题,也没有可怕的家庭背景。他们是理想主义者,拥有强烈的好奇心,只是希望寻找一种方式创造更加美好的世界。”
 
  
声明:感谢作者,版权归作者所有,若未能找到作者和原始出处,还望谅解,如原创作者看到,欢迎联系“新观察网“,我们会在后续文章声明中标明。如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感谢!
相关阅读
新观察网推荐
新闻头条

观察者:邪教门徒会害人案例

观察者:邪教门徒会害人案例

  前段时间,去了趟我们曾经住过的地方,经过邻家门前看见还是一片荒凉,心里..[详细]

11年的蜕变:从邪教信徒转变为反邪专

11年的蜕变:从邪教信徒转变为反邪专家(一)

  Dr JanjaLalich(贾妮亚·拉利奇)是世界顶级的反邪教专家。二十世纪七十..[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