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新观察网读昌平《新观察》报,崇尚科学,反对邪教,关爱生命!     
您当前的位置:新观察 > 新观察百科 > 观察者 > 列表

11年的蜕变:从邪教信徒转变为反邪专家(二)

来源: 网络     编辑:栗子     时间: 2018-05-25 13:40:21     预览:
反邪教专家

  Dr.JanjaLalich(贾妮亚·拉利奇)是世界顶级的反邪教专家。二十世纪七十年代,贾妮亚·拉利奇误入邪教组织长达11年之久。在邪教组织中,她接受残酷的劳动以及被不合常理的规矩束缚。后来,贾妮亚·拉利奇走出了邪教组织,全身心投入反邪教专业研究中。
 
  Before——
 
  误入“学习小组”,深陷邪教泥潭
 
  拉利奇教授是如何进入邪教的?那时候,拉利奇教授三十岁,刚从西班牙搬到旧金山。她那时刚从一段情感中走出来。孤独的、抑郁的、迷茫的和在痛苦生活中挣扎的拉利奇非常脆弱,她渴望寻找新的生活,结交新的朋友。
 
  拉利奇回忆道,正在一家精品书店兼职工作时,一位熟人过来邀请她加入一个“学习小组”。
 
  拉利奇出身在威斯康星州的一个工薪家庭,是一名理想主义者,并且受过大学高等教育。这个由妇女领导的“学习小组”非常受到她的青睐。在“学习小组”的这种环境控制下,脆弱的拉利奇变得越来越依赖,越来越敏感了。
 
  “我一直不知道我加入的是什么组织,这个‘学习小组’叫什么?”拉利奇说,“这些年,我一直在为“学习小组”工作,从事出版业务等。我们邪教组织中的成员过着非常贫困潦倒的生活,我们同住在一栋房子里,穿着破旧不堪的衣服。所有成员挣来的钱都得贡献出来,供养邪教组织的头目马琳·狄克逊和组织的日常开支。
 
  狄克逊曾经也是一位教授。后来,她被芝加哥大学解雇了,因为芝加哥大学认为她的教学动机不纯,她利用课堂煽动学生抗议,在行政大楼前游行示威了16天。
 
  这位霸道的邪教头目总是用操纵、恐吓的方式来迫使成员或追随者们顺从自己。其实几乎所有的邪教头目都是自恋者,这种自恋型的人具有强大的、操纵性的、狡猾和迷人的性格,但明显缺乏同情心。他们沉迷于强烈的控制欲和权力,坚信自己有权拥有并实现它们。追随者和信徒们相信他们,为了邪教活动可以放弃自己拥有的一切来遵循他们的命令,那是自恋者无法在自己生活中获得的无比权利。满足一个自恋者的欲望是一项危险的事情,而追随者们和信徒们真的相信这个人是在给他们讲道。
 
  在邪教组织中,拉利奇主要负责焚烧新成员财物,包括日记、结婚证和一些其他在加入邪教组织之前的生活纪念品。“这些东西,烧了好几天。”拉利奇说。
 
  拉利奇回忆说,“在邪教组织的那段时光,深深刻在我的脑海里,很多场景我还记忆犹新。当时我完全与社会孤立,待在那个封闭、戒备森严的组织里。”
 
  一个邪教通常由权威的个人领导,其他人只需顺从地遵循组织作出的规定。邪教的存在基本上都是以服务领导者为目的,而不是为了丰富和支持其成员的生活。
 
  “我经常会对自己说,忘记这段经历吧,这件事不值得回忆。”拉利奇说,“最初使得我对这个组织的观念发生转变,是因为我母亲。我母亲当时得了脑肿瘤。邪教组织阻止我看望母亲,但是我违背邪教组织的意愿,借钱飞往密尔沃基为母亲治病。他们每天都会打电话询问我,什么时候能回去?”六周过去了,邪教组织最终说服拉利奇带着她奄奄一息的母亲飞回了旧金山。但是一回来,拉利奇就被要求从早上7点一直工作到凌晨1点。“一天,当我回家时,我发现我的母亲已经去世了。”拉利奇回忆说,当时我很伤心,只是愣愣地看着我和母亲的合影。
 
  邪教组织又不让她参加母亲的葬礼。她违背了其命令,当她从母亲葬礼回来时,非常害怕组织会惩罚她。后来,她还继续在这个邪教组织待了两年。拉利奇解释道,“这就像一个女人遭遇了不幸的婚姻一样,脆弱的我过分地依赖着这个组织,仍然还对其充满着幻想和期望。”
 
  最后,1985年,狄克逊出国。这个组织就解散了。
 
  随着她自己慢慢地恢复了平静,拉利奇决定搬回加州,继续读完她的研究生。“其实当时并没有计划从事邪教领域方面的研究,接下来的生活充满了无数的可能。”拉利奇感慨道,“我最初以为,今后的生活一定会远离‘邪教’。”
 
  After——
 
  从事反邪教领域方面的研究,成为世界顶级专家
 
  1997年天堂之门集体自杀事件一发生,基于公众的反应、追随者的疯狂行为,拉利奇这才下定决心要开始从事邪教领域方面的研究。
 
  “我想更深刻地了解是什么原因促使这些人加入邪教组织。”拉利奇说道,“其实最重要的目的是,向大众普及邪教知识,防止误入邪途。”拉利奇下了很大决心才做了这个决定,其实这意味着再次在她伤口上撒盐。
 
  从1997年到现在,通过多年研究,拉利奇教授已经出版了很多书籍。最近出版的《挽救你的生命:从邪恶和虐待关系中逃出来》。这本书被前邪教成员及其朋友和家庭广泛使用,以便他们更好地了解加入邪教的危害及其后果,以及如何辨别邪教。她最近出版的另一本书是基于她对1997年天堂之门集体自杀事件和十多年来对邪教的研究。并且和玛格丽特·辛格博士共事多年,共同撰写了两本书:《我们身边的邪教》和《疯狂疗法:他们是谁?他们在干什么》。
 
  美国家庭基金会(国际膜拜团体研究会的前身ICSA)的执行董事迈克尔·朗戈尼认为,“目前,邪教方面的研究缺乏坚实的理论,拉利奇教授在这方面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迈克尔·朗戈尼说,拉利奇教授的书籍浅显易懂,她非常机智,用异乎寻常,讲故事的方式阐述邪教方面的问题。
 
  “我认为,有限的选择就是关注这类人在特定环境下发生的变化。”拉利奇教授介绍道,“这并不是他们自由意志被剥夺了,而是他们的选择在那种特定的环境下受到了限制。”
 
  他们的世界观发生了改变,他们以为自己是“真正的信徒”。其实是他们的选择被邪教组织限制着。
 
  关键是邪教本身用虚假的承诺来吸引人们,通过各种心理战术来控制他们。此外,他们利用宗教使许多人全心全意地相信这些邪教头目,一旦这个信念建立,则很难动摇。那些孤独的、抑郁的、迷茫的和在痛苦生活中寻求答案的人们在邪教的这种控制环境下就更加依赖和敏感了。
 
  “这段邪教信教徒的亲身经历让我对邪教更有洞察力和透视度,为我的工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拉利奇教授笑着说:“我当然也学了很多反邪教方面的专业知识。相比较以前,我更愿意以这种方式学习。”
 
  她鼓励人们用她的理论和方法作为指导,自己去判断研究他们所在的组织。她接到了很多电话和邮件,有邪教信徒的家人寻求帮助的,甚至还有询问他们是否应该加入某个组织等。
 
  “人们参与到这些组织的方式不可能千篇一律。我们也不可能只使用一个领域或者一种思维模式来解释这个复杂问题,而且这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复杂过程又与这些组织中的人有关。”拉利奇教授介绍道,“这不是宗教问题。这是建立在哲学或者信仰之上的权力结构和社会体系问题。”
 
  拉利奇介绍道,“其实我只是想提出另一种看待这类群体和这些经历的方式。”
 
  这么多年过去了,她邪教信徒那段经历,现在回想起来仍然不堪回首。“我想,如果我不把这段经历充分利用起来,写入我的书中,真的很可惜。”
 
  拉利奇教授现在仍然和以前的一些邪教信徒联系着,“我很开心看到,我们都从邪教组织走出来了,而且现在都在做着一些对社会有意义的事情。”
声明:感谢作者,版权归作者所有,若未能找到作者和原始出处,还望谅解,如原创作者看到,欢迎联系“新观察网“,我们会在后续文章声明中标明。如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感谢!
相关阅读
新观察网推荐
新闻头条

“三退”游戏何时休

“三退”游戏何时休

  随着七月一日的日渐临近,中国共产党喜迎95华诞,这是个令中国人民欢欣鼓舞..[详细]

远离邪教法轮功,避免上当受骗

远离邪教法轮功,避免上当受骗

  今年初,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一起利用法轮功护身符行骗的..[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