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新观察网读昌平《新观察》报,崇尚科学,反对邪教,关爱生命!     
您当前的位置:新观察 > 新观察报 > 新观察报2020年5月第6期 > 列表

马刨泉前观世事(二)

来源: 网络     编辑:佚名     时间: 2020-05-18 17:21:00     预览:
  在村子里走一圈,便会发现这里的房屋大多沿北山向东西两端扩散。站在山脚下的村委会大院里,越过西北院墙,可见一树尖。村里人说,那是离此不远的九神庙外的一棵大槐树。坐北朝南的九神庙是个三合院,原有大殿及东、西配殿,三间大殿的东西又各有一间耳房;西配殿台阶前有一棵两成人抱不过来的古槐;院门外一左一右各有一棵十来米高的古槐。如今,整修一新的寺庙除了东、西配殿不存之外,其它依原样修缮。院内那棵被人喻为“树根像座儿”的老槐树,经过岁月的洗礼,向东倾斜的枝干更为苍劲有力,挣脱泥土束缚的树根犹如一条条血脉偾张的青筋般暴突着。院门外东侧的老槐树根枝黢黑、枝繁叶茂,只是树干像被谁撞了个趔趄般向东歪斜着。
 
  可别小看这座规模并不算大的小庙,某一段时期内,孩子们朗朗的读书声便是从这里传出。如今,正殿东墙上那块不大的长方形黑板还在,只是上面几乎粘满了发黄的报纸,黑板顶端露出的几处色彩,则是半隐半现壁画上人物的裙角飘带。张义明说,小时候他就在这里上学。见我们围着老槐树转个不停,他笑笑说,与村中那棵直径两多的国槐比起来,这树都算年轻的。在他的带领下,我们见到了那棵藏身于村中的古槐。
 
  位于路北的老槐树高大粗壮,若是一个身形单薄的人站在它的旁边,极易让人想到“渺小”二字。据说,古槐有千余年历史,若村子确是明代成村,这树可就比村子还要年长几岁。沿这条居于房前屋后的村路西行不足百米,便可到达路北侧一间房大小的财神庙前,路对过几十米开外,是一座三间房大小的戏台。张义明说,原来的老戏台于上世纪七十年代被拆,这是后来重修的。老戏台比这小,但比这精致,也比这离财神庙近。每年正月十五,村里的戏班子都要在戏台上唱戏闹红火。刘付泉在戏班子里就是唱二花脸的,他说,不仅在正月,就是五月节这些大大小小的节日,他们都要演上几出戏热闹热闹。对于一个传承百余年,又能唱一百多出戏的戏班子来说,再多几个节日,他们也不会发愁戏会唱重了。
 
  马刨泉的文化生活丰不丰富,从村史馆就可以窥见一二。年节时的打花棍、踩高跷、小车会,摆在炕头上的虎头鞋、绣花鞋,一动一静间,映射的却是乡村生活的闲适与恬静。指着村西头,张义明道,那里还有一座菩萨庙。坐西朝东的菩萨庙于上世纪五十年代被拆毁。与其遥遥相对的,是村东那座叫作三观庙的道观。三观庙坐东朝西,一间房大小的房子于上世纪八十年代被拆除。
 
  与充满神秘色彩的庙宇相比,村里一座既有大石碑、又有石供桌的张公墓很是让人好奇。村史记载,这位张公是位守关将领,在其仙逝之后,下属将其葬在了这里。如果是这样,情节似乎太过平淡,于是人们便杜撰出一个传说。相传,张公是个锔匠,有一次,皇宫里一处地方的龙爪掉了,任谁都粘接不上,将锔锅锔碗的张姓手艺人请去,很快便接好了。皇家一高兴,便赏赐其不少东西。手艺人去世后,家里人给这位受过皇恩的人建起了一座张公墓。
 
  久远的历史,给了人们太多遐想的空间,而一旦回到现实当中,人们便又会在柴米油盐中纠结。靠种植玉米、谷子、豆子等五谷杂粮为生的庄户人,要想挣几个量布买盐的零花钱,就得盼着核桃、海棠树多结点果子,到了收获的季节,他们才能将这些丰收的果子驮到阳坊集市上换钱。87岁的李义祥说,赶阳坊的集市,他们就得五更起,等穿村过镇地到了地儿,时候也就不早了,因此有时在集市上卖完东西,还得在车马店里住一宿……
 
  如今,一条宽阔平坦的公路连接起了山里山外,人们的生活也在这样的变化中发生着巨大改变!
声明:感谢作者,版权归作者所有,若未能找到作者和原始出处,还望谅解,如原创作者看到,欢迎联系“新观察网“,我们会在后续文章声明中标明。如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感谢!
相关阅读
新观察网推荐
新闻头条

征稿启事

征稿启事

  为进一步做好反邪教宣传工作,提高《新观察》报纸的稿件质量,希望广大读者..[详细]

还敢开?昌平交警一小时扣下4辆,全

还敢开?昌平交警一小时扣下4辆,全是假的

由于天气转暖,摩托车的出行率随之上升。但与此同时,摩托车涉牌涉证违法问题也..[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