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新观察网读昌平《新观察》报,崇尚科学,反对邪教,关爱生命!     
您当前的位置:新观察 > 图说昌平 > 昌平名胜 > 列表

银山塔林,阅尽浮图兴衰事

来源: 网络     编辑:栗子     时间: 2018-03-19 20:38:58     预览:
银山塔林

  银山、塔林,两者结合,相得益彰,塔因山而立,山因塔而名。绝美风景的自然天成与佛教文化的泼墨晕染,使得银山塔林犹如一颗璀璨明珠,在绚烂多彩的华夏文明史中熠熠生辉。
 
  “银山倚铁壁,天外削三峰。下见林中寺,来闻午夜钟。僧徒住石屋,雷雨拔门松。西望诸陵接,云成五色龙。”明代中期文坛领袖李梦阳笔下的《题银山寺作》,勾勒出一幅动静结合、浓淡相宜的中国水墨画。
 
  登山·话景致
 
  绝巘层岩相斗奇,古藤宿树转逶迤。遥空共指银为障,向上齐看铁作帷。吟望今多游客屐,藏修旧刻隐峰诗。从来胜迹缘人事,况近皇陵紫气垂。
 
  ——明·崔学履《银山铁壁》
 
  银山坐落于延寿镇黑山寨与下庄村交界处。放眼四望,高山绵延,峻岭挺拔。穿行其间,如临画中,顿生心旷神怡之感。
 
  形成于一亿年前的银山系燕山余脉——军都山系其中一员,南北走向的花岗岩山体因富含硫铁矿和锰元素,经风沐雨而呈深黑色。远望,下缓上陡的山势犹如铁壁直插云天。《燕山记游》载:银山度岭数折,峰渐分为三。
 
  “三峰拥翠”即成其一大胜景,呈“品”字形伫立的三峰,尤以中峰最为惹眼。“气吞边塞,眼溢寰区”,即是古人对其赞誉之词。站在海拔726.81米的“制高点”,向南,可视蟒山;向北,可望长城。人登其顶,恍若仙界。“佛顶峰”之誉遂不胫而走。
 
  中峰左前方者,俗称“和尚头”,又名白银峰。古人曾叹:“孤峰高出云,上有银色界。织得普贤身,虚空犹窄狭。悟明理性时,不作尘境界。”赞赏中传递着可媲美中峰的讯息。
 
  双峰竞秀,难分伯仲,却使三峰之“歪嘴陀”愈加相形见绌。山石“卓立如锥”的歪嘴陀错落于中峰身后,两个大小不一的峰头,其一微向侧倾,似一人正张嘴说话,歪嘴陀由此得名。
 
  自然界的鬼斧神工,缔造出一个个令人称奇的天然作品,也引来游人无数。丰富的想像以及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促使人们编织出一个个美丽的神话传说。让人直抒胸臆的银山自然不落人后。
 
  话说很久以前,军都山山神爷有三个活泼可爱的儿子。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哥儿仨虽然年龄一般,性情却大不相同。老大憨厚,不善言词;老二伶俐,善于察言观色;老三易冲动,整天忙于招猫逗狗、惹事生非。而老山神爷的“连坐”式惩罚,难免让兄弟间心存芥蒂。虽如此,血浓于水的亲情以及对游山玩水的喜好却又将他们牢牢捆在一起。
 
  一天,兄弟三人逛到了银山,苍山点翠、绿水清流、莺歌燕舞的景致让他们流连忘返,以致乐不思蜀起来。如何才能长留此地呢?在土地爷的点拨下,三人回家征求父亲意见。父亲的点头,让兄弟三人欣喜若狂,回山后即影化为三座排列有序、长幼有别的山峰。老大居中,老二靠前,老三列后。
 
  “巍巍佛顶峰,妙笔莫能画”的绝代风华,引得到此一游者赞口不绝。说者本无心,听者却有意。伟岸俊秀不亚于大哥的老二自不会将此放在心上,总与赞赏擦肩而过的老三脸上却挂不住了,改变形象即被其偷偷提上日程。
 
  一个大雾弥漫的日子,老三想趁机偷偷拔拔个儿。可是,就在他踮脚抻脖儿地往上使劲儿时,恰被一路过此处的樵夫撞见了。甚为惊奇的樵夫扯开嗓子便喊:“天呐,山长高啦!”老三刚想制止,便觉身子受了重重一击。
 
  原来,屡受“株连”的老二心里早就憋着一股气,这次,逮着个捉弄老三的机会,他怎能轻易放过?找准角度,猛然一晃,猝不及防的老大便被撞得倒向老三。遭遇一番连环撞,老三便成了今天人们见到的歪脖、歪嘴、歪脑袋的模样。
 
  山外有山。虽然中峰在三峰中出类拔萃,但与四周“欲与天公试比高”的高山峻岭相比,显然不可同日而语。不过,“尺有所短,寸有所长”,低海拔反倒促其形成了独特的气候。暖温带大陆性季风气候孕育的湿润区,在催生出茂盛植被的同时,也带来了丰沛的降水。每当深冬落雪,严寒的天气常致积雪难融。铁壁层雪,相映成趣,“铁壁银山”的胜景遂入列“燕平八景”之一。
 
  凭古·说流年
 
  夕阳烟火几村扉,礀道逶迤入翠微。萧寺忽成山色减,宰官常到野人稀。坟埋古佛新增塔,树拥高僧旧挂衣。料得明朝愁出谷,恐因尘网误天机。
 
  ——清·潘问奇《银山》
 
  天下名山僧占多。居于燕山腹地、远离尘世、环境清幽的铁壁银山,终于唐宪宗元和年间(公元806~820年)打破沉寂,迎来了银山佛教的奠基人——高僧邓隐峰。
 
  如果不是青史作证,谁又能想到,在佛教界影响深远的高僧也会与“狂顽不慧”这样的词扯上关系。而年幼时即不受父母管束的邓隐峰之所以能成为一代佛学大师,不得不赞叹其师父的教导有方。“道不用修”“任心为修”为其师父的一贯主张。能够如此不拘一格者,便是被胡适称为“中国最伟大的禅师”的马祖道一。马祖道一是禅宗洪州宗的祖师,门下甚众自不必说,仅继承其衣钵而主持一方丛林的法嗣僧人就多达139人。其中,学有所成的邓隐峰即于安史之乱后,奉师命北上银山阐教说法。
 
  在银山修行布道期间,邓隐峰主持修建了银山地界上第一座寺院——法华禅寺,而与他相关的物事自此便接二连三地传入坊间。令人遗憾的是,邓隐峰在银山逗留的时间却并不太长。史料记载,他的来去均发生于唐宪宗元和年间。
 
  元和,唐宪宗李纯登基后所用年号,从公元806年至公元820年,跨度不过短短十四年时间。在历史的长河中,十余年不过弹指一挥,但“元和中兴”所带来的深刻社会变革却彪炳史册。
 
  回首往事。从贞观之治到开元盛世,一路高歌猛进的李唐王朝被安史之乱打了个措手不及。长久的藩镇割据,被“爷娘妻子走相送,尘埃不见咸阳桥。牵衣顿足拦道哭,哭声直上干云霄”的离散之痛割裂的社会现实,迫使人们急欲抓住各方神明的衣角挣出苦海。由此,元和中兴创造的和平局面,让历经苦难之人倍感珍惜;而进一步加强思想统治,则又是封建统治者实行大一统王朝的不二之选。
 
  需要与被需要的结合,不仅提升了佛教地位,而且助推了精神领袖的产出。被唐宪宗冠以“大寂禅师”谥号的马祖道一自然不会想到,在圆寂十多年后,自己还会被李唐天子树为精神典范在民间大加推广。
 
  至于其弟子——北上幽州布道的邓隐峰因何“跳槽离职”,《帝京景物略》记载:夕定岩下,冥府摄峰,鬼诣峰前,觅不得见而去……峰参马祖得悟,因游五台。虽说这种游弋于传说中的理由难免有无稽之谈之嫌,但高僧的离开却是不争的事实。
 
  而随着高僧的离去,昔日香火旺盛的银山佛教道场亦日趋冷清,只留下“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的空谷寂寥。
 
  云卷云舒,世易时移。辽皇帝对佛教的极度崇拜,唤醒了沉睡已久的银山。通理、通圆及寂照等高僧大德的先后驻扎,更是将银山的佛教地位推向极致。“美其道风,行业恢隆,愿一瞻礼,宣请而至。”此话道出的,不仅是辽道宗对通圆大师的尊敬,更是对佛教的推崇。“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一时间,“开士倘分香积饭,宰官拟挂惠文冠”的场景在银山得以盛大上演。
 
  及至金代,因膜拜高僧大德而盛行的“舍利崇拜”,又为银山日后筑起寺院处处、佛塔座座创造了条件。金大定六年《重建大延圣寺记》记载:相传大安、大定中,寺有五百善众,傍有七十二庵。而金大定六年六月,“小尧舜”金世宗完颜雍的一次造访,又为银山开启了一扇通往未来的大门。《金史·世宗本纪第六》载:六年五月壬戌,诏将幸银山……庚子,猎于银山。
 
  如今,漫步银山,昔日的兴与衰已如烟消,已随云散,只有残存的佛塔静默着,无声地诉说着或喜或悲的往事,只有影化的三兄弟恪守着当初的誓言,不离不弃地守护着银山的青山绿水、鸟语花香……
 
  寻塔·觅古迹
 
  石磴藤萝漫不穷,但随钟磬得禅宫。芙蓉乍削三峰出,鸑鹫高盘一径通。立影孤峦低落日,看云万里御秋凤。苍苍鬱鬱无萧瑟,塞上今兹草木空。白马金牛去不回,银山铁壁自崔嵬。昙云历历中峰顶,香雨祁祁说法台。身半百年成梦界,虚无尽处见如来。关河日暮闻清籁,独坐松根意转哀。
 
  ——明·刘应节《登银山铁壁寺》
 
  “塔即是佛,佛即是塔。”佛教在银山的兴起与繁荣,催生了佛塔的规模化发展。而作为一件佛教舶来品,塔自从落户华夏大地,便与古老的中华文明碰撞出更为绚丽的艺术火花。楼阁式塔、幢式塔、五轮塔、过街塔……形态各异的佛塔,随着佛教的广泛传播而四处开花。
 
  逝去的岁月,留存下一个个时代不灭的印迹。曾经你不让我、我不让你地“同台竞技”的银山古塔渐次散失,“银山古塔数不清”的光荣也早已成为一个流传于世的传说。如今,遗落在银山不同角落里的19座佛塔,以华丽或简朴之姿,以雄伟或渺小之态,言说着所历王朝的兴衰荣辱。
 
  房屋地基清晰可见的法华禅寺遗址上,5座相互簇拥的砖塔,无论是八角十三层,还是六角七层,均呈现出相似的典雅、玲珑之美。由此不难想像,宋金间的文化交融并非沙场上的金戈铁马所能阻隔。4座工艺精湛的密檐式砖塔如众星捧月般围坐在佛觉大禅师灵塔周围,似参禅,似入定。它们的存在,对于世人来讲,远眺的,是其气势,近观的,是其匠心。
 
  所谓“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与密檐式佛塔的高大精致相比,兴于元代的覆钵式塔似乎稍逊风骚,但即便如此,其作为一种政治载体,仍孜孜不倦地传达着藏传佛教曾经独领风骚几百年的辉煌过往。
 
  规整如昨的石地基、石台阶,被岁月剥蚀的青砖地面……宏大的法华禅寺遗址,就这样在后人的想像中复原成它原来神圣浩大的模样。抛却喧嚣,那曾经遥远的经声、钟声、木鱼声便在禅定中悠然袭来……
声明:感谢作者,版权归作者所有,若未能找到作者和原始出处,还望谅解,如原创作者看到,欢迎联系“新观察网“,我们会在后续文章声明中标明。如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感谢!
相关阅读
新观察网推荐
新闻头条

昌平区村史博物馆:历史留在时光里

昌平区村史博物馆:历史留在时光里 乡愁存进展馆中

  聚焦乡村发展,不仅在于创造良好的人居环境,更要留住乡愁,保持乡土中国的..[详细]

万年吉壤:昌平延寿寺

万年吉壤:昌平延寿寺

  延寿寺简介:  延寿寺风景区位于昌平区延寿镇北庄村西北,距北京市区约52..[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