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新观察网读昌平《新观察》报,崇尚科学,反对邪教,关爱生命!     
您当前的位置:新观察 > 期刊精选 > 快乐人生 > 列表

南白菜 北白菜

来源: 网络     编辑:栗子     时间: 2016-08-15 15:45:05     预览:

白菜


  我在南方长大,成年后到了北方。在我的生活中,所有的菜都是有南北差异的,大白菜就是其中一种。

  我家有块白菜地。白菜种子撒得密,初长的小白菜挨挨挤挤,经过剔苗、间苗、重植,白菜演变成株距行距星罗棋布的格局。“淹不死的白菜,旱不死的葱”,南大河水滋养的白菜,眼看长成簸箕的模样。主人用两根稻草搓成绳,围着白菜一捆,收收心吧,大姑娘眼看要出嫁,岂能容你如此张狂?白菜听话,一个个敛声静气,抱团抱芯,长成了肥实敦厚的模样。

  冬天一到,白菜屁股底下挨一刀,从此离开生长的地方。刚下来的白菜水气太重,搁置几天,就要进入白菜窖。白菜窖是个量体裁衣的深槽,两个白菜宽,一个白菜高,长度根据白菜多少而定,最简单的,挖成长条。我家地方不大,我爸凡事讲究个艺术,白菜窖便挖得曲曲绕绕。南京的美玲宫鸟瞰下来是个项链的坠儿,我家的白菜窖从屋顶往下看,就是个大棒棒糖。槽挖好了,往里码放白菜,就像集体婚礼一样,两个一对,两个一对,大头朝下,不准歪斜,不准空缺,全部挤满,覆土、回填,白菜窖的尾端插上几根玉米秸,既是透气的鼻孔,也是鲜明的标识。每年做完这些,都是由衷地高兴,那窖藏的,不是白菜,是备粮备冬的充实。

  我小时候,只吃白菜叶,不吃白菜帮。白菜帮子全由妈妈吃。肉丝炒白菜、猪肉烩白菜是姥姥的绝活儿。邻居家的小妹,只要听到我家锅铲响,就不声不响走过来。姥姥拿起一张烙馍(类似大荷叶饼),给她卷一管白菜肉。小妹长到二十岁还在念叨:“我是吃你家烙馍卷白菜长大的哟。”冬日漫长,雨加雪湿了人心,滑了大地,一棵白菜一锅菜,是我家中午饭的惯例。“都是菜虎哟!”妈妈笑骂,此时窖藏的白菜甘甜生脆,一刀刀剁下去碎琼乱玉。羊肉炖白菜、排骨煨白菜,多放点辣,一顿吃它两碗半。

  到北方,见识了酸菜。婆婆家有一口小缸,里面全是酸菜,一块大石头压着,不让酸菜浮上来。要说这酸菜,我还真爱吃。白菜水气重,经过腌制,水气没了,剩下的,比较有嚼头。而酸菜的酸,中和了肉类的油腻腥膻。

  我决心学学做酸菜,也让我那爱美食的老爸尝尝。可老公愣是不教我,不知是想保留一手呢,还是心疼我?他在厨房里忙活。小时候,他家腌三大缸酸菜。多大的缸呢?司马光砸缸那么大的缸。现在呢,我们只腌一缸,多大的缸呢?金鱼缸那么大的缸。可这一缸,不久就长了白毛。天气太热了,暖气充足酸菜长不成啊。正大眼瞪小眼,小姑子上门了,她手艺好,酸菜不长毛,她心特别灵,学会了一手韩国辣白菜。

  白菜、百菜,布衣、平安。这之间有默默相通的东西。夫妻俩去菜市场,拎几棵大白菜,最是过日子的模样。我们不用窖、不用腌,做个铁架,用泡沫和棉褥做衬,吊在阳台外,里面装着白菜娃娃。

声明:感谢作者,版权归作者所有,若未能找到作者和原始出处,还望谅解,如原创作者看到,欢迎联系“新观察网“,我们会在后续文章声明中标明。如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感谢!
相关阅读
新观察网推荐
新闻头条

拳手李鑫——人生难得几回搏

拳手李鑫——人生难得几回搏

  1996年出生的李鑫,打小热爱运动,从初中时期成为校队的田径主力之日起,他..[详细]

爱情最好的样子就是坦然接受对方的不

爱情最好的样子就是坦然接受对方的不完美

  1  前两天,在健身房上私教课。相邻的是一个20多岁的男孩,身躯庞大,毫..[详细]